怀念嘟嘟

​2020年5月30日,嘟嘟去世前4天摄,4个月未剪指甲,带出去洗澡、修指甲

因我的疏忽大意,清晨上班离家前未给嘟嘟留犬粮和水,导致其误食不适合宠物吃的食物,约于2020年6月3日(农历闰四月十二日)下午去世 。于当晚下班后20:05左右才发现,已错过了挽救的机会。思绪混乱,只能简短地、语无伦次地、碎碎念地、流水账地回忆一下过往15年的碎片,以示纪念。

嘟嘟出生于2005年6月25日生于西安市郊,于当年8月25日,由朋友带到我身边。并于2009年9月28日,搭乘厦门航空MF8218(有氧舱)回到武汉。

15年间,嘟嘟已然是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仅三次,分别是2013年国庆、2014年8月底、2016年春节,离开武汉去江苏南京或其他原因,将其寄养于宠物店,15-20天不等。此外,从未让其离开身边超过两天。

2020年武汉封城期间,累计130天,除中途外出采购等,未离开她超过6个小时。2020年6月份,我复工后的第二天上班,就出了毫无意识地忘了留足够的食物和水这样的不可逆的纰漏……

不能怪灾难扰乱了正常的生活秩序,而是四个多月的朝夕相伴,我已经混乱了原来的生活习惯,晚起晚睡,很多时候只下午或晚上喂一顿。想着在眼皮底下晃悠,要吃饭啥的都知道……

早在2006年腊月放假前夕,嘟嘟一岁半时,因其给食用KFC鸡骨头,夏天还给其吃冰淇淋,导致急性肠胃炎。医院说,小型犬跟雪橇不一样,怕冷,肠胃脆弱,不宜乱吃,要有心理准备,不要抱太大希望。当时抱着不惜一切代价的态度,坚持治疗,连续打了5天针,当第一天打完针后,就开始活泼了,生命力极强。此后,基本喂犬粮,大部分时候喝纯净水。

最近,也跟朋友讨论了一些问题,比如知易行难的“不折腾”,“”闲谈莫论人非,静坐常思己过”。每年年底或年初,我都说不折腾,而实际上并未做到。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,我的成绩单评语,有一个雷打不动的短语,即“该生不多言不多语”,但来到武汉读书后,逐渐成了话唠,也让朋友们不胜其烦,在此也向这些朋友表示深深的歉意。

在此之前,我一直未能真正经历过生离死别。1998年南联盟大使馆被炸期间,爷爷因病去世,未及时得知,理由是:你没必要知道。爷爷出生于1915年约农历十一月三日,是资深红一代。因父母基本放羊,爷爷是切实陪伴我者成长了17年的唯一亲人,自幼受到的三观教育,对当今的世界、社会和人际关系也一直存有困惑,即什么都懂,却屡屡做不对,无法完全随世俗大流。正如很多朋友无法理解养宠物的人一样。

也鉴于此,以及所在县是全国最早计划生育的,同龄人在某一个时间段特别少。我经常说自己是小猫小狗陪伴长大的,尤其小狗,自幼就不怕,他们是我最好的玩伴。而且,只要写作文,我的素材主要就是小动物,怎么胡编乱造每次都能拿高分,也侧面造就了我出类拔萃的文科成绩,尤其是语文和英语。

二十多年来,多位亲人离世,大多因家族家庭间的摩擦,未能送行。 遗憾无从切实舒缓,只能慢慢随时间推移,逐步模糊记忆。这些亲人,屡屡出现在梦里,在那里他们依然鲜活。

我希望时间尽快淡化忧伤,我也希望这个伤痛永远存在。我希望自己不忘初心,将嘟嘟唯一地留在心里。如果有来生,我希望嘟嘟转世做人,不再当宠物,从源头规避我这样的不会照顾自己也不会照顾宠物的山野粗人。如果真有来生,我愿意身份置换,也至少陪伴她15年……

一叶知秋

2020年6月6日(农历闰四月十五日)

于武汉

You May Also Like

About the Author: 叶知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